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165明争(2 / 2)

  旁边的酒店门口走出来一批人,有在讨论什么会议内容的,也有吐槽酒店条件不好的,孟云意随便看了眼,却又是一愣。

  人群旁的墙边还站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看样子在那儿已经有一会儿了。

  他一个物理系的老师,跑来东区做什么?

  孟云意暗自低骂几句,却还是走上去恭敬地打了招呼:“沉老师好。”

  沉唯昭点了下头,脸上没什么表情,视线却又往远处看。陆序和肖霖川都还没走,甚至一起看向了这边。

  “沉老师怎么会在这儿?”孟云意一脸微笑,“楼上有培训?”

  “嗯。”沉唯昭应了声,没多说什么,抱紧手里的书走向另一边。

  孟云意无语地翻了个白眼。

  每次和男人纠缠都会被他撞上,还都是不同的男人,这是老天给她的报应吧?

  瞪一眼不远处的陆序和肖霖川,她直接跟上去,默默走在沉唯昭身后。

  他明显是要从西门出去回本部的,而孟云意回宿舍的路线与他完全一致。

  一个走得不算缓慢,一个跟得有些急,倒更像是严厉的老师和被训斥的学生。

  左转时,沉唯昭发现了她,甚至可能早就知道她跟在后面了,但瞥了她一眼,他什么都没说,就又继续往前走。

  眼看着就要到学院西门了,孟云意赶紧冲上去:“沉老师。”

  掩人耳目,欲盖弥彰。这声老师叫得又响亮又真诚,怎么看都是学生想向老师请教问题。

  迎着旁边学生们的目光,沉唯昭停下脚步看向她:“有事吗?”

  面对别人时,他应该是挺有礼貌挺喜欢微笑的,此刻脸上却没什么表情。

  “难道你看不出来是他们在纠缠我?”鉴于自己刚才“正义凛然”的反应,孟云意委屈得底气十足,“难道这也是我的错?”

  沉唯昭依旧面无表情:“我没这样说。”

  孟云意继续委屈:“你脸上都写着。”

  “我只是讲了一天的课,有些累。”他看着她,有些无奈,“我说过了,我无权干涉你的事,更不会和秦悠扬胡言乱语,不过……”

  看着他欲言又止,孟云意直截了当:“他是陆则的弟弟,我高中同学兼前男友。”

  莫名的,她知道他在想什么。毕竟陆序那张脸和陆则还是很像的。

  沉唯昭脸上没什么惊讶的表情,大概看到陆序时他就猜到兄弟关系了,背后有多复杂可想而知。

  但他还是蹙了蹙眉,垂眸继续看着她。

  像是好奇的打量,也像是知道太多秘密的无奈。

  沉默片刻,他问:“秦悠扬知道吗?”

  “知道,当初就是他用尽手段,才把我从陆序身边抢过来的。”

  这次沉唯昭是真的震惊了,满脸都写着不敢置信。

  瞧着他的表情,孟云意不禁在心里乐开了花。你眼中的好学生,也未必样样都好呢,看你以后还帮不帮他。

  不过她在他面前,究竟该用哪种人设?是直接豁出去暴露本性为所欲为,还是继续楚楚可怜装无辜?

  考虑到这人不同寻常的高道德感,孟云意还是决定玩点更刺激的。

  自嘲地笑笑,她喃喃道:“对他们来说,我也不过是件被争来抢去的战利品,他们不是真的喜欢我。”

  说完才觉得矫情得差点把自己恶心吐了,这好像是狗血小言里的台词吧?

  沉唯昭又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我感觉得出来,秦悠扬是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
  “或许吧。”孟云意耸耸肩,又变成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“他们爱怎样怎样。”

  可怜,忧郁,却又洒脱豁达,甚至有时还坏得让人瞠目结舌。这是她总结的,自己在沉唯昭面前所有的面孔。

  对了,还得加上一条,魅力无限,很多男人都喜欢。

  这么多面的人,怎么着也算是有点神秘吧,他难道真的不好奇,不想继续探索?

  就算是因为普遍存在的从众心理,或者大多数男人的好胜心和虚荣心,他也应该有点不一样的想法吧?哪怕只是一点点,甚至是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。

  孟云意抬眸,刚想看看他会不会再安慰自己两句,就见他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。

  纯英文交流,很多专业术语她都不太听得懂,但他明显很投入,一边讲电话一边往外走,只用眼神和她打了个招呼。

  不愧是你。孟云意撇撇嘴,转身走向另一边。

  这种男人,还不如硬上呢,玩完再把他踹了。